趨勢及見解

20世紀最偉大的藝術作品

Donna-Summer
分章此文章

與我相熟的朋友,可能已經聽過以下的想法很多次,但沒有聽過的話,這些觀點絕對值得我再說一遍。

我深信Donna Summer的《I Feel Love》(IFL) 是20世紀最偉大的藝術作品(不能說歌曲是只屬於她的,以下會再詳細講解)。

雖然這是不言而喻的事實,根本無需求證,但容許我在這證明以上觀點,同時探索當代社會的一些重要問題。

早已忘掉這首歌嗎?可先在這裡觀看和收聽,並閱讀Simon Reynold 筆下有關這歌曲的故事,溫故知新一下。

言歸正傳。究竟這首音樂作品是嚴肅的還是輕鬆的,實在很難分辨。時下的人通常不喜歡新移民,他們普遍重視自己的種族/國家/地區/家庭/城鎮/鄰里的歷史和文化,認為籬笆夠堅固,鄰舍關係才會好,代表人與人之間要有距離。

《I Feel Love》展現出一個與眾不同的世界觀。它由一位來自波士頓的黑人女性和一位在集合了德語、意大利語和拉丁語環境的南蒂羅爾成長的音樂製作人創作而成,而它最成功(也最迷幻)的混音版本則是由一個來自美國水牛城的同性戀者製作。 對於批評身份認同政治的人來說,這首歌的政治立場是分裂的。 《I Feel Love》彰顯了身份的重要性。它結合了歐洲和美國,黑人和白人,同性戀和異性戀元素,構成了一份獨一無二的感覺。這群人結合一起,可以說是一同創造了新的未來。一群與種族隔絕、沒有個人特色的音樂人是沒法創作出這樣的作品的。身份是我們的起點,我們都來自世界某個地方。 但我們的身份同時包含了我們要做怎樣的人,擁抱哪種生活的選擇。

這首歌曲不僅跨越了黑人與白人、男性與女性之間的界限,也跨越了人類與機器之間的界限。 Donna Summer的歌聲經琶音音序器的混合處理,更加令人聽出耳油。 另一位Donna (Haraway) 在《賽柏格宣言》(A Cyborg Manifesto)中提到她「寧願做cyborg,也不做女神」(  60年代地球母親眼中的女神)。Donna Summer與Giorgio Moroder對此不以為然的反駁是:「為何不能兩者都做?」

為什麼不能兩者同時做?

要解決我們的問題超越了單一團體的能力。 我們真正需要的是一個多樣化和富創造性的未來。 我們必須植根於我們的過去(向保守派的讀者致敬!),創造一個富有意義的未來。

就像《I Feel Love》一樣。

roundPegz成員Matthew Moore撰文
圖片來源: Donna SummerFacebook專頁

roundPegz 是一群顛覆性思想家,與theDesk合作,在複雜而競爭激烈的世界為社區成員更上一層,建立深度行業知識及建立意義深遠的關係。

探索theDesk:你的共享工作和活動空間
不論你需要私人辦公室、開放式工作環境或活動場地,我們都有適合你的選擇。立即預約參觀,了解我們的共融社區,靈活的會員計劃和價格如何幫助你開拓和發展業務。


分章此文章
分章此文章

最高瀏覽量文章

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