趨勢及見解

今天廢青,明天菁英?

youth-mid-old-age
分章此文章

「年輕一代的問題是,你叫他向左他偏向右。」

十年前,我在香港一間跨國公司一個管理層會議裏聽到一個資深行政人員提到千禧一代的時候說了這句話。

會上其他人紛紛點頭,他們都是嬰兒潮世代,跟這間公司一同成長。有些人避開眾人視線,這個話題就這樣擱置下來。

轉眼踏入2020年,社交媒體和傳統傳媒常以「廢青」指控年輕一代懶散、自我中心、自以為是、自戀、自怨自艾,最近甚至斥他們「禍港」。

這班「廢青」開始高調還擊,稱呼批評他們的人是「廢中」和「廢老」。年輕一代指那班人才是「廢」(或統稱廢人),因為他們「放棄捍衛權利的機會,破壞香港」,如今也「不守護香港」、「斷送年輕人未來」、「自私自利」、在社會分裂時選擇「與虎謀皮」。

老一輩當年一樣被上一輩以類似「廢青」的話形容,對方一樣不理白他們的價值和選擇。

我們是怎樣走上這一步?我們應該怎麼做?

雖然近年出現了社交媒體等各種「新的」溝通途徑,但跨世代溝通問題其實並不是什麼新現象。

每個世代會根據自己成長的經驗,對其他人的行為有某種期望,這些經驗因種族、信仰和背景不同。人人根據自己的人生經驗期待世事怎麼運作、甚麼人可信、哪些意見可靠,以及其他人應該怎麼做。

一旦事與願違,雙方即起火花,經常生起情緒。一個人要宣泄情緒,尤其負面情緒時,會給對方標籤,聲稱對方是異類,藉此理性化自己的情緒。

舉例來說,我們開車途中,另一個司機毫無預示下切線,我們可能斥責對方「蠢」(以示跟我這個聰明好司機不同)。

等到大家在交通燈前停下,我們看見那位司機便生出其他想法,不止斥責對方「蠢」,而且是「蠢人」、「蠢xx(種族)」、「蠢xx(性別)」等等,總之就是對方跟我們不同,才會做出如此笨拙的事,而我們絕不會笨拙至此(因為大家道不同)。

意識形態的分別也是如此,而且更加複雜。一旦我們將別人標籤,就更難聆聽他們的聲音,無法理解他們的意見、原則和觀點,最終我們被這個「標籤」作繭自縛。

2003年,Nigel Nicholson在《哈佛商業評論》刊登了一篇題為「如何激勵有問題的人」(“How to Motivate Your Problem People”) 的文章,指出最有用的方法是不再視他們為「問題」,將他們標籤只是一個死胡同,因為他們更不願意在工作上發揮所長。Nicholson說大家不應視他們為要解決的問題,反而要視他們為「要理解的人」,努力找出雙方互諒互解的地方,才有可能冰釋前嫌。說回那個管理層會議,那句說話令氣氛僵持了一會,直到一把聲音忽然打破冷場:

「 也許是我們管理的方法有問題,可能我們要先改變自己的想法?」

不管你對年輕人是重視或鄙視,他們始終不會消失,任何業務都不可能漠視這個世代,也不可能只得一班「我食鹽多過你食米」、「我說向左就向左」的老一輩。如果年輕人只會跟着你亦步亦趨,也就漸漸失去創意活力、才華和熱情。

香港有勇氣擁抱下一代嗎?這個可能正掌握我們的未來。


roundPegz成員Graham Barkus撰文:

roundPegz 是一群顛覆性思想家,與theDesk合作,在複雜而競爭激烈的世界為社區成員更上一層,建立深度行業知識及建立意義深遠的關係。

探索theDesk:你的共享工作和活動空間
不論你需要私人辦公室、開放式工作環境或活動場地,我們都有適合你的選擇。立即預約參觀,了解我們的共融社區,靈活的會員計劃和價格如何幫助你開拓和發展業務。

分章此文章
分章此文章

最高瀏覽量文章

頂部